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谭老师地理工作室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谭老师地理工作室

 
 
 

日志

 
 
关于我

研究方向:中学地理教育教学、国家天文地理奥赛培训、地理冬夏令营野外实践活动策划与实施、户外生存徒步骑行爬山野驴训练、中学自主和研究性学习研究、学业规划和生涯指导分析、自主招生笔面试研究、在线移动互联网教育实践等。

网易考拉推荐

黄河治理  

2013-04-07 22:32:49|  分类: 谭天说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但由于地理和环境的原因,黄河又是世界上含沙量最大、地上悬河河段最长的河流。从先秦时期到民国年间的2500多年时间里,黄河共泛滥1500多次,改道26次,给两岸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自人民治黄以来,创造了黄河连续55a伏秋大汛不决口的历史奇迹和综合开发的丰硕成果,治黄成就举世公认。然而,黄河毕竟是世界上最难治理的河流,目前展现我们面前的是:上游源头不断萎缩;中游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日益严重;下游河床仍不断淤积抬高、悬河形势更为严峻;整个流域水资源供需矛盾愈加突出……。

  常称“善淤、善决、善徙”为黄河的特点,对“淤”、“决”、“徙”的记载和研究充满了史册和各种文献,一般说法是:三千年间,黄河下游(加上中游孟津以下的河段)决口泛滥约1593次,较大的改道26次,常被提到的重大改道有六七次,泛滥、冲积变迁于黄淮海平原上,不断改变着水系的面貌。对黄河河道的重大演变,本文只对现有被认为是大改道的资料成果进行分析,并不完全都以改道的规模变幅大小为判据,而从河道发育演进的总体格局及其特性功能的变化出发,将其分为若干历史时期,每个历史时期是一个独特的发育演化阶段。

  一、 现代治黄方略述评 

  (1) 人工改道方案 

  由于黄河下游严重淤积,历史上平均每隔100多年就自然改道1次。大堤不可能无限修高,自然决口不如人工改道,于是有人提出了黄河的人工改道方案。方案之一是开辟新河,西起京广铁路桥附近,经封丘、长垣,东至禹城、惠民,由套儿河口东流入海。河长580km,比京广铁路桥以下现河道缩短100km左右。方案之二是平行北移黄河方案,又称三堤两河方案,在黄河下游北岸大堤之北再筑一条大堤,从而形成的新河道,在夹河滩以下缩短约80km,可与现河道交替使用。

  黄河人工改道的策略自古就有人提及,即使不讨论上中游的改道设想,仅黄河下游的改道,工程量就十分巨大,牵涉面广,未知因素太多,对区域环境,气候的影响风险太大,特别是在现代社会经济高度发达、人口密集的情况下,改道之议更难以得到理解。

  (2)放淤及淤背方案 

  黄河细沙淤泥肥好,结合引黄河水淤地,发展农业生产并处理泥沙无疑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幸事。历史上北宋的王安石曾放黄淤地,20世纪50年代也实行过放淤造田的方案,但都因土壤盐碱化问题未能取得成功。

  曾有人提出放淤稻改,从农业着手达到治黄目的,最终导致喝光吃净的后果。分流淤沙方案也有类似效果,总结山东河段及河口三角洲群众放淤改土的经验,曾有放淤治河的多种方案。不过应该想到,若在河道内放淤,缩小过洪断面,影响防洪;在河道外放淤,尾水难归大河,水资源浪费较严重,多数情况下还可能增加引水口下游的河道淤积等问题,都需要进一步研究。

  (3) 河道整治方案

  历代治河专家都想通过“束水攻沙”、“稳定中水河槽”,达到治理黄河下游河道的目的。目前多通过河道整治方案,因势利导,借助修建丁坝等控导工程,所谓“以坝护湾”、“以湾导溜”进行护滩刷槽,形成稳定的河槽,降低洪水水位,使中小洪水不漫滩,从而可用较少的水输送更多的泥沙。

  由于国家对黄河治理愈加重视,上中下游河段都大力实施河道整治工程。不过对于黄河这条水沙及河床边界条件都十分复杂的河流,在泥沙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的前提下,河道整治工程很难“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模型试验发现,在超饱和高含沙状态下,大量泥沙堆积,主槽过流能力锐减,大洪水时河道整治工程很难控导河势,严重时还会出现主流上滩的所谓“滚河”现象。因而,对于治黄来讲,河道整治仅为治标之策。

  (4) 挖河疏浚方案

  近年来有关部门借鉴国外疏浚航道的事例,提出挖河主张,《黄河治理开发规划纲要》中也已把挖沙疏浚作为一项重要的治黄措施。实际上,该措施在黄河上曾多次运用。如果把此作为辅助性措施,在有堆存泥沙空间的情况下是有一定作用的。但是黄河泥沙挖不胜挖,大规模挖沙治河,必定事倍功半,甚至半途而废。

  (5)拦沙措施 

  黄河中游黄土高原12.95×104km2的多沙粗沙区占入黄泥沙总量的80%,拦截这部分泥沙是黄河的治本之策。

  建国以来,我国在黄河干流上修建了龙羊峡、刘家峡、三门峡等多座高坝大库,小浪底水库也已投入使用。高坝大库能迅速地控制入黄泥沙,无疑是最易见成效的应急措施。但干支流坝库容毕竟有限,而上游来沙无限,此举终非治本之策。

  黄土高原历史上群众就有打坝淤地的传统。在黄土高原以小流域为治理单元,修建沟道坝系工程,就地拦蓄水沙,淤成的坝地水土肥沃,成为当地重要的农业生产基地。该方法具有投资少、当年见效、群众积极性高等优点。目前应对坝系稳定和优化规划等理论进行深入的研究,对当地群众的打坝经验进行科学总结,加强统一规划和领导工作。

  (6) 调水调沙方案 

  早在20世纪60年代有关专家就提出了调水调沙治理黄河的新方略。即利用水库调节水沙工程,充分发挥水流对下游河道的冲沙减淤作用。根据已有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水库调水调沙包括蓄清排浑、留粗排细、控制泄量、人造洪峰等形式,试图将河道泥沙直冲入海。据估算,要输出这部分泥沙,每年得消耗22~24km3黄河水。但由于黄河水资源严重短缺,凭借自身的径流量进行调水调沙是难以解决问题的。

  在已经实施的各种治黄措施中,只有“拦、排、调”最为有效,这三者又是相互联系、缺一不可的。只有“调”好水沙,才能有效地“拦”和“排”;没有“拦”和“排”,水沙也就无从“调”起。要解决黄河全流域的防洪问题,缓解水资源供需矛盾,改善生态环境,最必要的条件就是要完善黄河水沙调控体系。而今在黄河上最为重要的三大控制性骨干工程中,龙羊峡、小浪底水库已经修建,只有位于其中的大柳树水利枢纽没有动工。该工程具有承上启下、反调节径流、统筹兼顾的功能,能够同龙羊峡、小浪底两水库联合运用,构成全河水沙调控体系的主体。此外,大柳树水库可满足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反调节要求,使其充分发挥调节效益。因此,必须把兴建大柳树水利枢纽工程放到治理黄河的高度去认识。 

  二、 根治黄河的对策 

  (1)改造“黄土高原”,锐减入黄沙量

  20世纪80年代中期,笔者认为:对于黄土高原地区的水土保持,必须跳出传统框框,应该采用工程措施,如修筑控制性拦沙坝及必要的挡土墙工程,包括采取人工定向爆破及机械化推土等方法,使一座座高耸的峁峁梁梁填充沟壑。通过这些措施把经多年治理如今占黄土高原地区总面积已小于20%、而入黄河泥沙却占总入黄沙量80%左右的水土严重流失区,改造成一片片错落有致的相对平原。通过工程措施改变水土严重流失区的侵蚀地理环境,自然能遏制水土流失,入黄泥沙可减少70%以上。水土流失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从最基本的流域单元进行整治,投资有限,见效迅速。根据现代的技术经济条件,是完全可行的。

  (2)让“灾害水”刷黄输沙 

  黄河治理不仅要考虑防洪,而且还要考虑水资源问题。黄河下游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属长期性、区域性、资源性缺水,缓解黄河下游水资源供需矛盾的根本措施是从外流域调水济黄。为此可利用黄河以南所处的优越地理位置,从丹江口水库调水入黄,沿途与淮河流域的河流和集水区域平交,并与该流域的防洪体系相结合,形成“串联水库”,发挥供水和防洪的双重作用,在淮河、汉江流域的暴雨期,将淮河、汉江流域无法承受的洪量调入黄河,把黄河下游河道作为淮河及汉江上游各大支流洪水的入海通道,减轻淮河汉江的防洪压力。重要的调这种“灾害水”入黄,冲刷黄河下游河道,扩大河槽断面面积,提高过洪能力。小浪底水库还可借机集中排沙,利用大水输沙入海,相应恢复水库库容,加大水库调节能力,提高水库的综合利用效益。这一方案对改善黄河下游特别是三角洲地区的生态环境也具有重要意义,浑水不断入海,海水养分大增,有利于生态平衡。大量泥沙填海造陆,不断扩大河口三角洲国土面积,使当地海上石油变为陆地开采,其意义颇为深远。

  三、黄河河道格局的历史演变

  (1) 初始格局

  经过地质构造运动形成黄河河道并贯通成一线,有人说:“黄河发育史是我国第四纪地质研究中的一个难题”。

  在这漫长的年代中,不知经过多少地质运动变化,断裂坳陷,升隆起伏,接触整合,滑动迁移,冲刷堆积.但宏观纵览,在现代格局形成后黄河的峡谷河床的深层构造还是比较稳定的.初始格局以后的四千余年间,即使是河相冲积变化唯一的邙山滑坡迁移,也不属于深层构造性运动。

  黄河决溢漫流游荡,祸延百代,灾害南北,但黄河活动的范围是被严格地规范着的:孟津以下北有燕山,西有太行山,南有大别山,东有泰山和山东半岛的丘陵高地和其自身挟带堆积的若干障碍,更不必说近代人造的堤坝体系.但宏观类比,多次河线流路的改动也都可归纳于同一范畴,仅是相似模式的重复变形组合而已。

  因此若干万年的变化而形成的黄河,初始格局总体上迄今还是稳定的,在今后相当长的年代里,如不出现特别重大的天变地异的朕兆也将继续保持这总体的稳定。

  (2)禹河时期

  最早人类社会开始干预管理,下游流路本出现地上河的最北边的河道,河道区比较稳定的阶段,公元前21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这是传说中大禹治水以后留下的业绩,因此只能以禹王年代纪年,1996年5月我国“夏商周工程”启动后,就20世纪末21世纪初所正式公布的成果,把我国历史纪年向前延伸了1200多年,订夏商分界为公元前1600年,而夏初计为公元前2070年.这一点与原来常用的“夏世纪表”一致,都是公元前21世纪。

  由于古史研究中曾对禹这个人的存在有怀疑,也由于以往历史治黄争论中,常有人对引“禹河故道”为经典而讥刺为“经义治河”,因此一直还常认为禹河是个非现实的假设.但史前时代黄河曾有大洪水,又曾经过统一有组织的治理而总体稳定很长时期,这是肯定的;禹河故道又经过近现代的地质勘查发掘证明确切存在,也是肯定的.至于“经义治河”,也不必完全看成是迂腐,一是立论者未必盲目相信,可能是为了需要包装和打出旗帜而已,并且树立一个理想规范性河道作为讨论的准则,也是正常的.现代既有事实依据、又是黄河演化过程中的一个必经阶段,保留列入是有意义的。

  对“禹河故道”的简述是:“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磔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禹贡·导水》.关于下游就是:向东经过洛河转变处,达到浚县附近的大伾山,向北进入华北平原,通过漳河(“降水”),又向北分若干条支流,都由潮汐河口入海.这大体描述了当时的线路,虽然遗漏了当时大量湖泊、湿地情况及其重要作用,对海域的进退也无记载。

  现代许多文献所提“禹河故道”实际上所指的还是“初始格局”时期的地质运动的继续.我们以黄河形成并贯通为初始格局,实际上经过长期地壳运动作为补充调整而过渡到相对稳定.这段过渡时期当以数万年计,仍归入“初始格局”时期,由于北段地势下沉,比降较大,而大量湖泊湿地足以容纳挟带下泄的堆积物,因此河线流路不致大变.进入流路稳定的过程和大湖泊消亡的过程,大洪水泛滥加多增大的过程也大体同步进行.从“初始格局”到“禹河故道”的转变过渡也就是由“华北湖盆”到“华北平原”的转变过渡。

  (3) 周秦时期 

  东周先秦时期,或“宿胥口(今浚县附近,淇河、卫河合流处)改道时期”,公元前6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这时期的黄河演化特点是:①开始建造堤防系统,人类活动干预加剧.②下游河道逐步向“地上河”转变.③河流由分散的放任漫流演变到较集中的溃决改道.④河道开始明显南移,由天津入海改为由章武(现沧县东北,或黄骅)入渤海。

  这是黄河河道发育演变的一个重要转折阶段.从此以后黄河再也没有回到过更北的地区,而是让给海河去酝酿营造另一个新的水系了。

  在这一阶段,还必须提到的是开始出现多次以决口为“灌敌”手段,进行战争.原因大概一是正处于春秋战国时期,征伐很多;二是黄河已出现堤防甚至地上河;三是已有较高的生产力和技术足以扒决控制了。

  “堤防之作,近起战国壅防百川,各自为利”,这是贾让治河三策中的阐述,近人认为他距战国时代很近,说法可靠.其实春秋以前肯定已有相当规模的堤防.否则哪有“无曲防”的规定,没有河堤哪有那么多的决口,“川壅而溃”,不壅河溃?贾让的话也对,“近起战国”,如“远”起就该上溯到春秋以前了。

  (四)秦汉时期 

  秦汉时期黄河下游进入“地上河”,决溢频繁阶段.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世纪,是国家(特别是黄河流域)统一时期,既是大规模水利建设时期,也是黄河大决口增多时期,也是治黄研究大进步时期. 

  这三者其实是一致的.没有国家的统一,也就没有政权的重视和充裕的人力财力,也就没有高大坚实的堤防;而对多沙河道最集中最长期保护之处往往就是肇祸的根源.自公元前168年(汉文帝12年)河决酸枣以后,连年决口,公元前 138年平原漫溢、顿丘改道,公元前132年(汉武帝元光3年)濮阳瓠子决口改道,至公元前109年才恢复又决于馆陶,以后经过6次大决口,到公元11年王莽新朝又在魏郡大决口.以前决溢虽多,但多是局部分散的,淹没泛滥也相应地是比较局部分散的.水势之大,影响之广,灾害之重,重视程度之高,拖延时间之久,动员力量之强,看来在西汉极盛时代的部子决口改道大概是传说中大禹治河以后所空前的了。

  (五) 王景治河以后

  王景治河以后公元1~6世纪,是禹河以后最长的相对稳定时期。

  在西汉与东汉交替,经过大水灾、大战乱以后的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王景负责修汴渠、治黄河,工程浩大,投力甚巨,而工期很短.完成后很长历史时期内水灾的记载较少.史册记载少见有各种原因,而且实际决溢已有记载和估计出现的次数也相当频繁,但河流改道现象并不严重确是不能否认的.相对稳定的时间算到唐末已有838年,加上五代就更长了。

  因此后人评价为“八百年之功”、“千年无患”、“功成,历晋唐五代千年无恙,其功之伟神禹后所再见者.”历来受到重视研究.然而对这工程的全部叙述,都只有简短的一段:“发卒数十万,遣景与王吴修渠,渠堤自荥阳东至千乘海口千余里.景乃商度地势,凿山阜,破砥碛,直截沟涧,防遏冲要,疏决壅积,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徊注,无复溃漏之患.景虽简省投费,然犹以百亿计.”其中所说大多被认为是治河技术的老生常谈,注意力就集中在有创新价值的“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徊注”上,提出各种注解和设想,意见不一,似都难说得通,更难以凭靠这11个字就说明足以取得“千年之功”。

  在这段时期中北魏崔楷曾向上建议,说:泛滥的原因在于“水大渠狭,更不开泻,众流壅塞”而应“量其逶迤,穿凿涓浍,分立堤碣,所在疏通,预决其路,令无停蹙.随其高下,必得地形,……钩连相注,多置水口.从河入海,远迩径通……”,北魏地处黄河中下游之间,约400年后的崔楷所说这一段倒是为王景作了互相比照可信的阐述。

  此外,三国时代,曹魏为粮道航运,筑堰开渠引洪水入白沟,脱离了黄河水系,北征乌桓,又自滹沱通泒河凿平虏渠,逐步合成一清河水系入海,同时又合鲍丘河开泉州渠,水道可达滦河.这三者都逐步与黄河分界而开始了“海滦河水系的形成。

  (6)隋唐时代

  公元7~12世纪,是人类活动大力干预黄河发育的时代,是进一步加强黄淮海(甚至长江)互相联通的时代,也是黄河下游开始离海河而并淮河的过渡时代.这段时期是黄河干流河道大体稳定而黄河总格局大转变的时期。

  黄河的灌溉工程从周秦以来,一直不断发展,隋唐之际,更为兴盛,内河航运在隋代是我国历史上开拓发展的顶峰,由中游而下游,由利用干支流天然河道、辅以人工筑渠而进入人工开凿长渠以联通天然干支流,由局部单线建设变为同时伸向全黄淮海冲积平原东北、西南的整个边界.规模之广,影响之深,难以伦比。

  由于灌溉、航运的大发展,在黄河下游与长江下游之间那时形成构成联通水道、沟洫、湖泊的大网络,农田、舟楫之利到后代已成历史陈迹,而一切以黄河为水源的引水、导洪、输水工程都是在不断地分流放淤.一直存在到现今,塑造新的地貌景观,发展了华北平原和黄淮平原。

  公元前486年人工开了运河——邗沟,在平衍湖荡地区,自江边开始,开始与淮相通,与黄无涉.公元前482年又延至与泗水相通,又在今鱼台县北开通了抵达济水的运河,而水源引自今定陶县东北的荷泽.于是江、淮、泗、济、河就已辗转沟通了.公元前132年瓠子决口,一直淹到巨野泽,也就“通于淮泗”了.略后于邗沟,公元前360年从荥阳北引黄河水横过济水,入圃田泽称为大沟, 20年后又引泽水伸延注入沙水,向南凿入颖水,以后其水源来自济水.记载中把济水和与之相通的运河统称为“鸿沟”,与济水分流后又称为“浪荡渠”.这一体系经过淤塞和开挖又结合汳水、获水又东南转邳县泗水,其前段又称之汴渠.王景治河初愈是进行“河汴分流”,东汉又恢复了汴渠.在本段时期以前邗沟和鸿沟的变化发育过程充分说明了黄河的自然冲淤活动与人类活动干预都十分强大有力,两者的互相结合,交织成错综复杂的水系。

  隋唐人力干预的力度在前期的基础上又更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三代以上”在中部,周秦就西移;以后又反复东移,隋代要使中心洛阳和经济发达地区紧密联接,就以人工开凿为主,辅以能供给水源的天然水系、湖泊建造运河,达到当时所可能认识企盼到的最东北和最东南地区.公元605年开通济渠,从洛阳西苑引洛水入河又弓如入汴渠,开封附近又与汴分流,在商丘县南经永城、宿县、灵壁、泗县、盱眙入淮.公元608年又在黄河以北开凿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涿郡”,从沁水下游向东北开渠到淇县,又利用三国时所开的白沟到馆陶,再开新道,经清河、德州、东光、沧洲、青县。静海、独流而折向西北,经永清县直达蓟城.由独流折向西北是为了溯欙水而接近桑干河.白沟和桑干河的利用促成了海河新水系的形成.通济渠又邗沟和江南运河相接达到余杭.这样的扇形张开与黄淮海平原冲积扇形势基本一致,而且整个工程不畏自然障碍艰险,不惜人力财力,建设规模力求其大,工程标准不厌其高.这是一个王朝迅速覆亡和另一个王朝极端豪奢的直接原因;从整个地理历史看,对黄河冲积平原塑造过程和对中原经济文化发达的作用影响都息息相关。

  经东汉三国、魏晋、五代,直至北宋之初,都在王是治河“八百年之功”的笼括之中,王景治河所以取得一定成功的可能因素已在上节试述.黄河本性未移,而不肇祸端,是不可设想的,而河道长时期相对稳定又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分析史料,在这段时期中,某些时段记载少而不等于洪灾少,有时决溢多而改道少,小泛滥多而大溃决少.正唯其战乱多,所以记载少而且修复少,正唯其放任漫流多,修复少,则灾难广而集中表现少.这个时期黄河看来平安,是合理地由天然地势和人工举措共同形成的.这个相对平安的状态到北来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北宋的沦亡是政治上社会上的一大转折,也是黄河演变的一大转折.北宋黄河灾害多,改道多,争议多.争议多的特点是黄河经常存在着南北两条河道;改道多的特点是人力投入改道多而又屡次短期失效.因此灾害就显得更严重,争议也显得特别剧烈.综合记载分析,其中因果似也并不复杂.王景河道偏南,已贴近泰山隆起带的北麓,又径直往东在千乘入海,不但比秦汉的故道更南,两者之间也有较大间隙低洼地带,为王景新道提供了分泄的余地,但隋唐永济渠插入更北的地区,扩大改组了北方的水系,八百年的淤积早已失去王景河道的优越性.北流势强而南北左右摇摆,决溢不断,东流势弱还未形成足以大改向的条件;修缮建工程甚勤而屡治屡败,而且有些年份是西、东、北、南都有溢决。

  重大的决溢改道有:1019年在渭州决口,经澶、濮、鲁、靳等入梁山泊再入泗准.1048年的澶州商胡埽决口,北流在滏阳河与南运河之间经“界河”天津入海.1060年在大名府魏县第六埽决口分流,经过一段西汉故道,和旧笃马河(马颊河)入海,也就是“东派”.1048年商胡埽决口以后又数次决口向北,大致都在濮阳县西决后北流,经过内黄、大名、馆陶、临清、强、东光与深州、武邑之间至青县、独流折转“界河”天津入海.由于王景故道偏南且冀鲁之间八百年淤积北流趋下,向冀中平原冲积,所以决溢的集中地点由浚、滑转向澶州、大名一带.不断游荡.冀中在汉唐期间已决溢改道为屯氏、鸣犊、张甲等河而逐步游荡填高,向西摆动还淤了巨鹿城和大陆泽,北面又冲深了与巨马河相连的界河,使以后逐步成为海河的入海干流.这期间北派还有一横陇故道,东派还有一京东故道,这两条都曾起过作用,取得一时的安宁,而不多年就成为“河水已弃之高地”。

  (7)黄河夺淮 

  金、元、明、清时期,黄河夺淮并长期南徙(公元12~19世纪).这一时期的主要特点是:①黄河夺淮结束了王景治河后下游较稳定于华北的800年,并引发促成了海河独立水系的发展.②夺淮后黄河活动于原淮河流域中下游又是800年,实际上是在黄淮海平原北部新生一个注入渤海的水系和取代了另一个注入黄海的水系.③元、明、清三代逐步修成在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直通南北的大运河,克服地势障碍,缩短运道,又能与海运联接.④由于航运开水源、抗淤积、避洪涨、使运输的要求不断改造黄淮海的若干支流和干流,始终成为黄河最复杂的问题之一.⑤战争频仍、“以水代兵”的事件从先秦起就经常发生,而这一时期中的历次水攻规模大于往昔,遗留影响也更久远深广.⑥战乱造成的决溢大都久拖不加堵复,灾害痛苦大,但任其漫流自择出路反而更较匀布地塑造了新的流域地貌.湖泊、湿地也被淤填和位置移动,是水系改组的内容之一。

  公元1128年,宋为阻金兵而在滑县、汲县之间的李固渡决口,在濮阳、东明之间,经巨野、鱼台注入泗水,从此告别北方故道和渤海出口而东南流入泗、淮又长达800年.原来下游决口河道摆动于太行山以东泰山丘阜区以北而转变摆动于伏牛山、大别山以东泰山丘陵区以南.决口点略往西移而流向日趋东南。公元1232年蒙古在归德凤池口决口攻金朝,河水夺濉入泗.公元1234年蒙古军南下又在汴城北寸金淀决口灌攻宋军,河又夺涡水入淮,夺淮后继续侵入淮河更上游支流.1272年,1286年屡由新乡。原阳一带向南决口,时而走汴道由徐州入泗,时而由开封经通许、太康由涡水入淮,时而由中牟经尉氏、扶沟由颖水入淮河,这就南下几乎进占了淮河全线的主要支流。

  禹河以来,河床地貌演变已不是由于深层地壳的构造运动,而主要是由于黄河挟带堆积物的变化,而下游也少有峡谷坍塌搬运的影响,唯一有明显后果的是邙山作为孟津以下出峡后的南岸屏障,在这个时期中不断滑坡坍动.除了有自然水流营力的影响,可能与人类活动干预有关.王景治河,新线似着意力求平直趋东,同时及以后又数次大修汴渠入口,在广武山附近多次进行浩大的工程施工,南北宋之际黄河的连续数次军事决口也是重要因素.多次剧烈的扰动可能是河坡破坏的重要原因之一。

  漕运与治黄之间的错综纠葛是本时期的重大特征,不拟详述.本文需要特别强调只是:①人类活动影响的变本加厉,一方面是技术手段,尤其是北宋以后的河工技术手段大大进步,另一方面是中华民族内部最重大的夷夏间斗争和融合都发生在这一时期,成为分隔的界河,也成为敌对状态下仍保持经济交通的要求,当然也不时用作军事手段,对黄河的发育变化施加直接的冲击作用.再一方面是历届政权统治者的治黄重点不仅在于下游干流,实际上摆在苏北及其密切相关的鲁南豫东地区.这一局部地域的修整和管理涉及波动到全局.②几乎整个12世纪至13世纪初,黄河中下游在以金为主的宋、金、元的交替过渡统治下,是个混乱不清的、有关黄河历史记载短缺的时代,多次决溢后主要只能是放任漫流、自淤自徙于豫、鲁、皖、苏之间.黄河在北方周游巡视散淤了一轮以后转到南部继续努力了新的800年,在南方的中部,再东部,又西部先后次第完成黄淮平原的塑造活动,填补了南方半壁的空缺.③在这时期中自然和人类共同营造在南方东部的代表作是洪泽湖,南方中部的代表作是贾鲁河.整个下游河道建设的代表作是全面成熟的以遥堤、缕堤等组成的堤防体系。

  黄河南方这个800年的塑造活动为下一次大改道准备了充分的地貌条件,形成了迄今黄河现状的基底。

  (8) 离淮北迁时期 

  公元1855~1948年,铜瓦厢决口北徙阶段,这是个最短的历史时期,也是黄淮海平原发育三四千年后发生的瓜熟蒂落的必然结果。

  贾鲁河(1351年)是一当时成功的大工程,但周围环境的地质地貌条件已是不允许再发挥更大更长期效益的情势.清代,在潘、靳堤防体系高水平建筑管理下,在康乾所谓“太平盛世”的两个60年期间,黄河的大决溢改道尚有52次,接着就到了更为腐败、衰落、贫弱的时期,黄河治理和社会的其它方面一样都到了走头无路的时期。

  地平面不断提高,“地上河”日益普遍,河槽更为提高.明代的记载:“河高于地者,在南直隶则有徐、邳、泗三洲,宿迁、桃源、清河三县;在山东则有曹、单、金乡、城武四县;在河南则有虞城、夏邑、永城三县,而河南省城(开封)则高于地丈余矣.”“年末堤上加堤,水高凌空”.这样的叙述和描写,明代以前还少见,清以后就更多了.清初有不少议论、主张黄河改道北流,走“禹河故道”,实际黄河是禹河在最北部传说大禹治水以后淤了四千年,而在黄河初始格局形成以前改变湖盆地洼地数万年,才逐步南移的,而且南移后又有永定河等其它河流的淤积.“若顺水北行…… 恐决出之水东西奔荡,不可收拾.”认为“可以南不可以北”,是有根据的,但北宋以后的这800年中南方逐渐淤高,北方所遗漏的间隙也逐渐显露被认识了。

  无论是160年前对当时河道地形的认识,还是现代地理地质专家的分析,铜瓦厢决口后向西北淹再折向东北的河道是几乎唯一最现实、最相对低洼、入海比降最大的线路.1855年决口,1874年才开始正式建堤修守.前后20年政府无力过问.(1851年直至1868年是太平天国等农民起义)这20余年黄河水放任自流,经分股、平地泛滥、走洼地,填湖荡,有淤、有冲、有民埝阻导,最后主要是河流自动自发地选择了一条新河线。

  在“塞于南难保不溃于北,塞于下难保不溃于上,塞于今岁难保不溃于来岁”的时势下不可能作出多数人赞成的决策.南部后淤,同地更为密集,北部早淤但有低隙、有河间较低地带,但相连贯通的现成出路是没有的,订出合理正确的规划是不可能的.1855年伏汛期大雨洪水在兰考县溢决,堤防大段溃败.主流光向西北后折转东北,漫水汇流入张秋镇冲穿运河,夺大清河而至利津口入渤海.这完全是在洪涨情势下自然裁决的结果,如何修复处理也分歧意见很多.反复变化、适应,到1884年才由政府统一筑起两岸大堤.这是一重大变化,不但重复注入渤海,更重要的是与淮河分开,而寻得了一条自动优化的入海河道。

  最后一次黄河重大的决溢改道是花园口决口.抗日战争期间, 1938年5月19日徐州陷落后,于5月底6月上旬在花园口扒决,6月下旬汛期水位上涨,原口门扩大,新口门又增加,泛区由北到南,由西到东遍及豫、皖、苏三省44个县市,5400余km2,1250余万人民受淹,并未阻止侵略者的进攻,只使人民灾难更加深重。

  清代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150年下游河道决溢约200次,发生在萧县以下直至河口段约120余次的占3/5而且决溢重点还往萧县以下转移,靳辅时治河重点已放在清口以下,铜瓦厢决口后至花园口决口之间 85年间下游决口共124次,大多在艾山以下河段.水流以铜瓦厢为顶点摇摆散漫,与陶城埠之间多单沟堤河,险工甚多.初期入大清河含沙量不高,冲刷甚于淤积,因沉积多在河南境内,到19世纪末,又已开始成为地上河.花园口决口后八九年无人修复,任其漫流,淤积主要堆积在淮河流域的最西南边界,北起郑州、中牟,西达鄢陵、项城,南抵正阳关、淮南、蚌埠,由南而东到盱眙、高、宝、而曹单、萧砀,徐邳之间和商丘宿县之间反而影响较轻.这一滔天罪行在50年后的实际作用反倒是促使黄河在南部大面积轮流淤灌之后集中淤垫了淮河的大块西南侧地,减少了铜瓦厢决口形成的黄河新道的堆积,也加大了淮河入海的比降,以此完成了四千年黄河冲积扇周游放淤全部黄淮海平原、不断发育滋长的历史,迎接此后半世纪至一世纪的黄河新纪元。

  (9)合理控制治理阶段 

  20世纪中叶至21世纪初为合理控制治理阶段.这一时期的特点是:

  1.人力、财力、规划研究的组织管理进入一全新的长时期安澜阶段。

  2.20世纪后30余年为较长周期的干旱气候,显露出洪灾以外的其它问题。

  3.中上游已经且继续修建高坝大库,其库容等于大于黄河多年平均径流总量,水沙的输送和调节的作用起重大变化。

  4.决溢改道事件剧减,但地上河现象也继续加剧,河道产尺度的平直和小尺度的折曲的对比反差加剧。

  5.生态环境的恶化加剧。

  6.科学技术及其应用于水利、治河工程各方面的具体科学研究成果和技术手段空前发展和大幅度提高。

  7.20世纪中叶恰是黄河四千年周游遍布黄淮海平原而结束发育塑造了完整一轮任务的时期。

  8.铜瓦厢决口后形成的河道总格局处于稳定阶段.有多方面资料可以表明,举一代表性调查记载:“东坝头以上河道,由于铜瓦厢决口产生强烈的溯源冲刷下切,遗后一些高滩岸,后经1938年花园口扒口改道,又形成了花园口以上河段溯源冲刷的复合作用,最远影响到孟津附近.经过100多年回淤,尚未恢复到1855年决口前的状况.现在花园口流量20 000 m3/s左右才能全面漫滩”.(程致道“增水减沙稳位下淤河道”).河口三角洲变迁情况,也优于以往有资料的任何时期。

  9.黄河与海河、淮河互相交织兼并、混流的时期结束.各有独立的水系、独立的洪旱水文情势,1939,1963年的海河洪灾,1954,1975,1998年等淮河洪灾等都与黄河无关.海河与滦河水系结合相通,黄河与淮河之间又整理成为沂、沭、泗水系.而淮河泄洪主要流经长江下游入海。

  10.淮河入海水道进一步加强建设后,黄淮海流域将进一步划清界限.同时随着“引黄济卫”。“引黄济青”以至“引黄济津”等工程的延续发展和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逐步兴建,将开创一个三者既体系分清又合理互利地通连调节的新格局、新时代。

  四、黄河河道格局大变迁的主要原因和动力

  对黄河改道的历史、地理的勘查,考证,研究分析这一课题,有关学科的学者多年提供了大量成果,做出重大贡献,今后必将进一步继续深入探讨.作为水利工作者的主要职责是从中分析其形成的因果关系,摸索运动变化规律.改道的发生有多方面的原因和条件,包括若干随机性的因子,但都不能只看成是各自孤立的偶发事件。

  河道变迁的原因、决溢改道的演变过程和产生的作用后果都十分复杂.黄河下游的决溢改道更加经常、更加复杂.唯其经常多发,所以资料较多,有利于分析归纳,认识一般的规律.出峡谷后黄河冲积平原上易冲易淤,漫流无涯,但实际上有明确的规范界限,不出于周围环境的山麓高地;地貌地形改变的营力和动向主要取决于水流及其挟带和堆积的物质.输移和停滞都有一定的条件和极限,有轨迹可寻找,有趋势可推演.现有研究的方向不外下列几点。

  (1) 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影响地球大气循环,影响水文情势,影响风力侵蚀,黄土高原的形成改变就与我国季风气候息息相关.全球暖冷变化影响海平面的升降,又引起海岸侵蚀基准面的升降,从而引起河流比降的变化.由于我国近代气象学家对我国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各代历史时期的气候变化的推测作出过重大贡献,足以与河道变形时代相比附,可搜寻解释.这是今后值得不断深入研究的方向,但各时代气象情况毕竟仍缺少精确可靠的测定资料,气象对河流变迁的影响也大多辗转推测估计,作用和反应的时期尺度(时序和历时)和变化的数量级难以适当地贴合对应而进行令人信服的解释说明.把最近二三千年的黄河格局变化的主要原因推到气象变化是很困难的。

  (2)植被条件

  地表的植被由自然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共同作用而变化,而植物变化影响水土流失情况,水土流失影响河流挟沙量的多少,也是河道演变的因素.有专家对于王景治河后河道长时期稳定保安的原因归之于东汉以后南北朝及五代期间游牧民族侵入,并扩大草原而减少农垦,从而水土保持改善,河道安定.这种解释似乎说得通的,近年来更显得具有生态环境意义.但进一步对照历史记载和河道变化分析,也难以取得严格证明.王景以后河道决溢事件仍然频繁出现,只是河道总体格局相对稳定而已,植被的改变情况也缺少详实资料,河水变清更未见于任何史册.植被与水土流失与河道淤垫三者存在依存关系是普遍接受的,但在时间尺度的配合和影响作用的数量级和力度上能否取得相应的结果,还无法令人置信。

  (3)地质构造运动 

  河道改道本身可视为一种广义的地质变化运动,一种由于河流颗粒冲积物的推移而形成的表层地貌变化、不同时间尺度内的空间变化.地形地貌变化是在基底地质构造运动结果的基础上受自然和人类活动的环境条件影响上进行的.离开地质构造运动就无法解释认识现近代河流运动的环境基础.整个黄河的形成发育过程首先是由于地壳板块活动,发生褶皱、断裂、城陷、隆起,又同时受到流体的侵蚀而引发塑造成的.但这个活动从中生代后期,亦即可远推到1亿年以前,就开始进行,在第四纪即距今2500年以前受冰川作用后,到第四纪的全新世黄河才从源头入海贯通,也已数百年,中国第四纪的活动构造主要不在东部,更不在黄河下游,一方面活动迄今并未完全停止,但总体上已是很稳定了.地质学者们对河南、河北的勘测研究表明[1],禹河旧道的沉积物埋深约在50m以下,有的厚度竟达200~300m,时间分辨率在4~9万年之间.中新生代济源、开封的凹陷沉降幅度达2000~9000m,全新世以来沉降约360m,其中如内黄隆起、东港地堑等处的升降幅度的数量级也大体如此.近百年来不均匀下沉运动的幅度多以毫米计.地质学者们普遍承认,近二三千年中由于基底运动变形的量级远远小于由于河流冲淤所产生的变形.有史以来黄河流域的地震和由此形成断裂是不断有记载的,但地震与黄河改道联系在一起的事故却是罕见的。

  (4) 问题在微地貌,原因在淤积冲刷

  治黄研究的思路可以有两种体系.一是要着眼于黄河防洪设计的不可逾越的最大可能降水及其所产生最大可能的洪峰和洪量;同时要预测数十年甚至一万年后的、包括能冲刷全河淤积泥沙的需水缺少总量及其调水方案;加强水土保持,使能于近十余年达到消除招致河道一切淤垫出险隐患的要求.三者并张,以求长乐久安.这是一种远景的参考的研究.另一是以控制和改善“地上河”“槽高、滩低、堤根洼”的现象,控制和改变下游河道经常出现的中小流量的淤积、摆动、冲决的危险,控制和保障现行河道的更长期整体稳定的问题和对策,三者一体,整治消灾.这是一种现实的必需的研究。

  结语:从一部黄河的形成发育史来观察,黄河的现状就是运动变化的全过程的结果.从改道和放淤的角度来看,新世纪就是黄河发展的新阶段、新时代,黄河周游巡扫大平原整整一轮以后,现在要开始第二遍了,我们应如何看待,这是当前治黄的最大问题。黄河最改不了的本性主要有两点:一是一切河流都改不了的“水性就下”以及必要的坡降条件;另一就是挟沙量大,水过沙停,人所着意要保证过水用水之处就是异涨淤塞之地。无论是“善淤、善决,善徙”,还是“悬河、槽高滩低、堤根洼”,特别是后者,都是在今天应该迫切解决和有条件解决的不可回避的重大任务.不可简单认为这些都是表面现象,治理该另求正本清源之道才算正确高明.在黄河四千年后将在已抬高一层的平原上可能重新开始灌淤一轮的形势面前,在黄河近50年建设的基础上,在近现代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条件下,必须以治理改造微地貌为直接目标.综合措施必须是自然水流和人为调节导引集中的水流并突出起用机械浚挖共同结合进行的综合措施,积极主攻悬河及槽、滩、岸畸形错位发展等地貌改造问题.数千年治河手段的最大局限就是只能在平面上修防,在垂直高程无法控制,不能高筑高提,也不能深淘低挖.现在黄河上壅水提水工程甚多,而挖深还刚开始.类似“淤临淤背”的工程必将以新的形式开拓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