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谭老师地理工作室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谭老师地理工作室

 
 
 

日志

 
 
关于我

研究方向:中学地理教育教学、国家天文地理奥赛培训、地理冬夏令营野外实践活动策划与实施、户外生存徒步骑行爬山野驴训练、中学自主和研究性学习研究、学业规划和生涯指导分析、自主招生笔面试研究、在线移动互联网教育实践等。

网易考拉推荐

耶鲁的课程表  

2012-02-17 08:46:23|  分类: 昌所欲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羊城晚报》2012年2月14日)
  王淦生
  近日读到一篇题为“教书比天大”的博文,讲的是在耶鲁大学,即使遭受到规模惊人的连续几场特大风雪,学校出于安全考虑,请教授们相机行事,教授们却依然坚持给学生开课。耶鲁建校三百年,从未发生过教授因天气恶劣而随意停课甚至调课的现象。否则,会被同事们看作“unprofessional”(即中文“不专业”“不敬业”的意思)———这在耶鲁,是一句很重的批评用语。
  写这篇博文的耶鲁大学高级讲师苏炜先生说:“重视课堂教学,对教书有一种几近宗教的崇敬,这是我在耶鲁任教十几年来所深深感受到的耶鲁精神之一。”
  苏文中还叙述了另一件事:某年京城某顶尖大学国学院成立,邀请耶鲁大学著名史学家史景迁,被婉拒,遂将接待规格大幅度提高,并委托苏炜带一纸高规格的邀请函为之说项。史景迁看完信就笑了:“谢谢他们的诚意和超常待遇。”却向苏炜正色道:“你在耶鲁教了这么多年书,难道不知道学期中间任课教师绝对不可以丢下学生去参与任何课程以外的活动吗?”结果苏炜被闹了个大红脸,很不好意思。苏炜回忆道:今天“耶鲁校长”这一崇高位置,多年前校董事会曾一致推举史景迁出任,史却拒不接受。他说:“我适合教书、做学术研究,却不适合做行政管理。”今天,成就卓著的史景迁已从教授岗位上退休,在职期间,除了“教授”,他只兼任过“历史系和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这一与学术有关的职衔。
  感想之一:耶鲁三百年,从未有过因天气原因而随意停课或调课的现象;学期中间任课教师绝对不能丢下学生去参与任何课程以外的活动。这在有着30年从教经历的我看来,几乎是一则不折不扣的教育神话。在耶鲁,无论客观因素(如天气恶劣)还是主观因素(如教授事务)都无法撼动一张小小的课程表。再看看国内的大中小学,那课程、课务安排却是可以机动灵活得如同当年的游击战一般。中小学生可以被随意停下课来充任欢迎外宾到访、领导视察的鲜花队、鼓乐队成员,大学生可以停课充当领导的舞伴、明星的保镖。学校教师可以随意抽调,教师中有个一官半职或一技之长的常年在外“出差”、“走穴”,课务由他人轮流代上———上课对这些人来说,早已是一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记得一位在普教界出尽风头的“教改专家”,其“教改事迹”中有一条便是他每学期有两个多月时间在外传经送宝,他所带的班级亦无人代课,可最终考试却依然稳居前列!原因是这位教改专家在接班之初就训练好了班级学生一套行之有效的自学方法,这使得他“在与不在一个样”———学生如同调试好了的机器,可以毫无偏差地在预先设定好的程序下运行———这是我亲耳聆听到的经验介绍。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他的这套手法可行,全国何必要办那么多的师范大学,就他带上几个徒儿全国转上一遭,可以为国家节省多少人力物力!今天再想想,便觉出一种荒唐:难道耶鲁的那些站在国际学术最尖端的专家教授们就不会事先也对学生们来一个“程序设定”,免得要在漫天风雪中想方设法赶到学校上课?如果一个学期真的有两个月时间学生连老师的面都见不着,整天就在那儿看书作业对对答案,那是在接受一种真正的教育吗?
  感想之二:校董事会曾一致推举某人出任堂堂大学校长而遭拒,这在我所在的国度亦近乎天方夜谭。国内拒绝接受行政职务而以科研为乐的事我也听说过,可那已经是民国时候的事了———主人公叫李方桂。1940年,当时的中央研究院拟设立一个民族研究所,并欲请史语所里有“非汉语语言学之父”美誉的李方桂先生执掌。史语所所长傅斯年出面力邀,岂知李方桂坚辞不就,最后实在不耐烦了,便对傅斯年说:“我认为,研究人员是一等人才,教学人员是二等人才,当所长做官的是三等人才。”傅斯年听后立即躬身给李方桂作了一个长揖,边退边说:“谢谢先生,我是三等人才。”———这段掌故颇见当时学人的真风骨、真胆识、真性情,可见一顶乌纱在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心目中的分量之轻。
  反观今天的校园里、学术界,已很有些“人心不古”的意思了———早些时候深圳那边上演的四十余名教授竞聘一个处长位子的活剧就颇让人作如斯感。这帮“争处”大军何以放着“一等”、“二等”人才不当,而要争做“三等”人才,其动机、心理无须我再赘言。我觉得如果条件许可的话,还是尽量让这样的人各得其所,否则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能担当好科学研究、教书育人之任吗?也难怪耶鲁可以在世界高教界独领风骚,而我们只能在“争办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苦苦前行了。人家想着如何教书,我们思量着怎样升迁,这就注定了人家大学出名教授出科学家,我们只能出官僚出政客了———时势使然,任你几句漂亮的口号是无济于事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